、琉璃厂、古董行、三个男人与两个女人……

  这些元素会组合成一部什么戏呢?悬疑剧?情感戏?是,又不是。

  这是一部布满“坑”的苦戏。

  说它“苦”,不是简单赚取你的眼泪,而是让你感到锥心之痛。说它“坑”多,不是剧情故弄玄虚,而是呈现世道人心的累累伤痕。

  编剧邹静之似乎没打算让观众轻松。32集剧情十分紧凑,起承转合绝不拖沓。虽然我太太在观看时抱怨“太沉重”,但还是忍不住给一个大大的赞。

  男主演是大家熟悉的“铁三角”:张国立、、张铁林;女主演是邓婕和苗圃。

  从“纪晓岚”、“和大人”、“乾隆帝”到本剧中的“佟奉全”、“蓝掌柜”、“范五爷”,“铁三角”实现了一次角色和演技的大转换。

  有人说,“范五爷”创造了张铁林本人的演技高峰;“茹奶”是邓婕在“王熙凤”之后演的最好角色。

  我认为这些说法毫不夸张。而且我觉得,本剧主角“佟奉全”,也是张国立塑造最成功的角色之一。

  比较收视率,《五月槐花香》表现一般,远不及“铁三角”饰演的《铁齿铜牙纪晓岚》。若论艺术性与思想性,前者则比后者高出太多。

  何以如此呢?因为大众更易接受娱乐型“奶嘴”。现实生活充满压力,何苦看那些不轻松的“苦戏”呢?

  但戏如人生,有些“苦戏”更值得细品。

  观看《五月槐花香》,为什么会有锥心之痛?

  因为剧中人的命运起落,都围绕着一个又一个的“坑”展开:古董做局的“坑”、爱恨交错的“坑”、坑坑相套,感觉让人透不过气来。

  无意坑人,却躲不过有人坑你;有心帮人,却把人拖入更深的坑;难道命运刻意造了这无解之局?剧本以古董这个放大镜,透射出世道人心的苍凉,以及苍凉中的些许温暖。

  开篇就是“坑”,挖坑者也被坑了。

  《五月槐花香》以“坑”开局,没有过多铺陈,5分钟带你进入剧情。

  “泛古堂”掌柜佟奉全(张国立饰)收到一件稀世珍宝——“汝窑三足奁”。他想通过这件古董获取大利,却被同行沈松山惦记上了。沈老板登门求宝,佟掌柜不肯转手。

  沈老板随口漏出一句话,引诱佟掌柜去找张督军卖宝贝。这其实是一个坑,动了贪心的佟奉全上钩了,结果落得个毁了宝贝又折财。

  正当佟奉全不敢作声、打算自吞苦水时,沈老板又来求宝。佟奉全动了“以牙还牙“的念头,把修复做旧的宝物蒙给了沈松山。

  伤害就此转移。沈老板因此,佟奉全后悔不迭。但他旋即又被自己的徒弟卷走货款,倒闭关张,干起了走街串巷的“包袱斋”。

  一件宝物刚露面,便导致一人、一人跑路、两家铺子倒闭。着实让人唏嘘不已。

  本是萍水相逢,古董却将他们的命运交织在一起。

  佟奉全无意害人,贝子府的茹奶(邓婕饰)却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。

  因为丈夫早夭,茹奶在侯府守活寡、受欺凌。老公公可怜她,临死前悄悄留给她一所宅子和许多古董珍玩。

  茹奶总算脱离苦海了,哪成想,她的狼亲戚索巴(冯雷饰)盯上了这些古董,百般设局要谋财。

  因为卖古董,茹奶遇见了佟奉全。她找到了可靠的买卖人,他找到了赚钱的好货源,这本是两全其美的事。谁知好事刚开头,佟奉全就栽进了索巴挖的坑里。

  真心惦记佟奉全的,是另一个女子——莫荷(苗圃饰)。

  莫荷无依无靠,寄居在远房表哥范五爷(张铁林饰)家里,她淳朴善良、自尊心极强。在一次路遇歹人时,莫荷被佟奉全出手相救,感恩中生出爱慕。

  这位范五爷是落魄到底的满清贵族;尽管“驴倒架子不倒”,如今也只能依靠莫荷卖烟卷糊口。他常在琉璃厂晃悠,偶尔陪洋大人串铺子、谈买卖,饥一顿饱一顿混日子。

  

  佟奉全的出现,让莫荷看到了希望,也让范五爷看到了机会:他想让佟奉全用一张破烂古画造假,以此翻身。

  谁买了这张假古画呢?就是琉璃厂的古董商蓝一贵(饰)。蓝掌柜就那么好蒙吗?那是因为他急于求暴利,鬼使神差掉进了“坑”里。

  介绍至此,本剧的主角全部出场了。为了便于探讨,简单概述一下后面的剧情要点。

  看不见的“坑”难躲闪;看见了“坑”,有时也不得不跳进去。

  佟奉全帮茹奶卖古董,无意间搅了索巴的发财梦。索巴设局报复,佟奉全栽到牢里。茹奶出手相救,佟奉全感恩报答。索巴仍不甘心,几次暗中坑害佟奉全。

  空度了大好青春的茹奶感情空虚,拿古董换来的钱捧戏子,却再一次受到伤害,痛不欲生。

  心软的佟奉全,又成了茹奶唯一的救命稻草。莫荷因误会而负气出走,杳无音信。

  为了莫荷,佟奉全帮着范五爷造了假画,蓝一贵贪婪被坑。他又反坑一把,最后逼死了范五爷,佟、蓝二人仇怨难解。

  佟奉全与茹奶结合,遭到蓝一贵的百般羞辱。索巴受洋人指示,国宝,并逼迫佟奉全和蓝一贵参与;茹奶因此再造劫难,生死不明。佟、蓝俩人最终以假换真,骗过洋人,保护了国宝。

  直到北平解放,佟奉全在工作队里看到了莫荷。但物是人非,恍若隔世。莫荷嫁人了,她帮佟奉全洗清了不白之冤。

  多年后,佟奉全在京郊山里偶遇了茹奶的老仆人——冯妈,得知茹奶已死多年。

  他远远看一眼由冯妈带大的亲生儿子,默然离去,依旧孑然一身……

  是谁挖下这许多命运之“坑”?

  鲁迅说过:“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”。以此而论,《五月槐花香》是一部悲剧,它更多呈现了伤害与毁灭。

  是谁制造了悲剧?表面看来是古董,天价古董招灾惹祸。

  剧中的沈老板、范五爷、王财都因古董丧命,佟奉全、茹奶、蓝一贵皆因古董遭难。

  在真实的历史中,这样的事情并不鲜见,和氏璧、毛公鼎、富春山居图,都曾牵扯出不寻常的灾祸。

  往深处想,古董本无罪,它只是放大了人性的贪病,正如剧中罗先生所言:“忘义取利是病,以智轻人也是病”,病重了难免要命。

  但扭曲人性制造悲剧的,不有贪婪,还有报复与执念。

  剧中沈老板之死,虽说是自作自受,但也是“以牙还牙”的结果。蓝一贵的刻薄轻慢,让范五爷生出报复之念;而范五之死,又来自蓝一贵的反报复。佟奉全屡遭陷害,有恶人图利,也有小人报复。

  茹奶的任性,实际也是一种报复心理。十几年的压抑,难以补偿的青春,让她产生了报复命运的心理,因而放纵自己,也因此带来更大伤害。

  莫荷的悲愤逃离,也是情感受到伤害时的强烈反弹。假如她能给佟奉全更多的解释机会,也许剧情就会改写。但这仅仅是假设。

  人生亦如戏,往往在错阳差中演绎。

  进一步追问,最大的“坑”乃是时代所造。

  如果不是满清垮台、军阀混战、外寇入侵,就不会有那么多古董珍宝流散于民间,也不会有京城古董行的乱世兴旺。

  洋人贪婪搜罗、古玩商的疯狂倒卖,才使得无数的国宝流散海外。陈列于国外博物馆的“昭陵六骏”石刻、敦煌文书、青铜重器,哪件没有带血的故事?

  人与古董的命运跌宕,不过是时代扬起的尘土。

  《五月槐花香》着力刻画小人物的命运,重点不在宏大叙事。也因此,该剧很接地气,情节扣人心弦。

  剧中的“京味”对白幽默而精彩,造型道具细节到位,穿插的古董知识也很靠谱(据说请了马未都先生做顾问)。

  配角的表演尤其令人称道。对观众来说,他们是“似曾相识的角色”。你记住了“佟掌柜”、“范五爷”、“茹奶“,也忘不了“二奎”、“冯妈”和“禄大人”。

  令人难忘的,还有徐沛东作曲演唱的片头曲:半是蜜糖半是伤,半夜如同半生长……

  “槐花”代表着什么?把联想留给观众吧。

  看过两遍电视剧,又读了同名小说,我始终在想:为什么取名为《五月槐花香》?若是为了吸引眼球,或许有更好的选择。

  我似乎想明白了一点:槐树在华北十分常见。它易生易长,寿命往往很长。街口的那棵老槐树,见证了何止几辈人的故事。

  风雨雷电,虫吃鼠藏,常使得老槐树树心空洞、枝干残缺,但它依然顽强地活着。

  每当初夏来临,老槐树浓荫伸展,槐花飘来淡淡的清香。而且槐花很好吃,我小时候也吃过。

  这是乡土记忆中不可磨灭的印象,或许也是剧作者的一种情愫。当然这是我猜的。

  五月槐花香,值得你细细品味。